冰岛|在北纬64度当一个合格的游客

蓝湖的水,白色的沉积物,黑色的火山熔岩凹凹凸凸,墨绿的苔藓和棕色的沼泽地懒散地延展,这就是冰岛的颜色啊。我抹开车窗上的水汽,试图窥视早上十点仍在沉睡的冰岛。

 

我竟然已经在冰岛了。这个名字冷酷,长得又像外星球的地方,就是冰岛吗。

 

还记得几个月前,我调皮的小表弟拿世界上的国家和首都来考我。

——“姐姐,你知道俄罗斯的首都是哪里吗?”

——“莫斯科啊。我去过。”

——“那德国呢?希腊呢?”

很遗憾地,他在我这儿总是以败北告终。十岁的他洋洋得意地想炫耀自己所知道的国家与首都,没想到他扔给我的考题都被我一一回答了出来。

——“那冰岛的首都是哪里?”

——“…”

是哪里呢,我一个字都想不出来。“我还真不知道。你知道吗?”

 

沉默。似乎这个听起来遥不可及又冷得令人发颤的地方已经被忽视遗忘了。我打开了谷歌搜索了冰岛的首都:雷克雅未克。“真是个难记又拗口的名字。过一个月我估计就想不起来了。”我这样想到。

然而,到现在为止,因为做攻略预定各种行程,雷克雅未克这个名字,不管中英文早就被我输入过数十遍了。我也真真实实地来到了这个名字难记的城市。雷克雅未克,你又会以什么样的形象被我铭记呢。

 

一个人来冰岛旅游,更准确的来说应该是探险,几乎只花了我一个晚上来决定。冬天,怕冷,但我还是想去看看极度的冰雪天气。冰岛,啊没去过,那时候上网一搜,去过冰岛的人也是寥寥无几,机票又便宜,直飞,走起。

 

就这样,我一个人来到了冰岛。这在旁人听起来大概是寂寞、孤独又寒冷。

 

但事实上并不完全是这样。

在雨雪交加冰雹乱砸的时候,疲惫又等不到北极光,在我怀疑“天呐我为什么要来这种天气恶劣的地方啊”的时候,旅途中出现的可爱的人们,一样爱探险又热爱生活的人们,让我在黑夜和寒冷里感受到太阳的温度。

 

在冰岛的时候几乎每时每刻都能遇到这样的人

20161216. 6:30

来到冰岛的第一个小时,我发现自己花六十美金买的套餐竟然没有网络。明明跟销售员当面确认了不下五遍,竟然还是这样的结果,我恨不得当时就冲回美国去吵架。预约的机场巴士又没有被当地确认,我又得火急火燎地找柜台哥帮我联系相关负责人员。来到青年旅社门口,我内心又翻了个大白眼,“又小又破”。一来就被浇了好几盆冷水的我,大概只能用生无可恋四个字来形容。

 

刚进旅舍,一个短发中年妇女就迅速跑下楼来跟我握手。“我叫Cony,是今天的前台。欢迎来到雷克雅未克。”她冲我笑着,就像Line的那只Cony兔子一样亲切可爱。之后她又邀请我一起和房客们共进早餐。因为受到雷克雅未克高到离谱的物价的压迫,我人生第一次订了青年旅社,还是公用卫生间的那种。内心忐忑。

 

但正是在享用冰岛风的“烛光早餐”的时候,和善外向的房客们让我感觉到青年旅社也没有那么可怕嘛。相反,这倒是一个认识探险家们的好机会。

住在德国的美国人是个背包旅行者。她平静地看我急急忙忙的样子,似乎是个经历过大风大雨的人了。两个南美女孩跟我抱怨说每次在atm取克朗都要收十刀的手续费。“在这里一切都贵得离谱!”她们半倚着墙等着周围的人点头,“但是你第一天来,听听就好了。正在掏钱的时候别想那么多!随它去吧!先享受!”另外还要一对母女,整个公寓里唯二的亚洲面孔。我刚进餐厅时,那位母亲就笑着对我点了头,不知从哪里出来的一种认同感让我在这个餐厅里更加自在、舒服。女孩跟我说他们已经在冰岛呆了十五天了,今天又要去下一站。是啊,她身上冰岛传统的毛衣和脚上巨大的靴子让她看起来已经像个半个冰岛人了。她也是我第一个遇到的纯素颜就可以出门的韩国大学生。她似乎已经习惯了这里的一切,十一点半才天亮的极夜生活,几乎全是切片芝士的早餐,低沉的天气,还有一望无际冷色调的土地。她不像我一样去哪儿都带着大炮相机,似乎眼睛和大脑就是她记录每天精彩探险生活的全部工具了。可以在这个网络时代里丢掉个人社交账号,放下相机,少纠结一点构图色调,轻松自在旅游的人真是少见。我开始有点敬佩她了。“马上就要走了。得要在天亮的时候开到有美景的地方啊。”她开始把大大小小的行李搬到车上。你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么一个童颜又娇小的女生居然会带着她妈妈开着个超大的面包车自驾环游冰岛。“I hope you will see the light!!”这是她开动引擎前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简单的祝福,却道出了每个来冰岛的旅行者怀揣的期待。

和旅社里的住客们在一个小时内相识又在一个小时内告别,现在餐桌前就剩下我一个人和满盘子的芝士块了。大概旅行者们都是一路走走停停,互相取暖互相抱怨,认识一些人,交流所见所闻并把彼此写进当天的日记,就毫不顾虑地继续往前了吧,我这样想。

 

这时候Cony过来找我,竟然递给我一张checklist。在我跟住客谈话的一小时里,她竟然帮我打电话把所有的预约都确认了一遍。

 

冰岛,不冷啊。

    2016 12 20 20:00

 

等了一个小时,终于排上了这家传说中雷克雅未克最好喝的龙虾汤。坐在我对面的情侣几乎和我同一时间进来。一口台湾腔的男生掰着手指跟女生核算着明天的计划,“明天真的要早起,七点吧。开到南边去很久的…”不管他说什么,旁边的女生都是软软地应着“好~”,“好~”。我心里想着,台妹真是温顺啊。这个狭小但暖和的屋子里,人们都在热闹地聊着什么,于是我也想顺着气氛跟谁搭搭话。等到我们各自点的鲸鱼肉被端上了桌,话匣子这才被打开来。我们各自对鲸鱼肉和厨师烹饪技术做出了并不专业的评价。聊到后来才发现女生是香港人,男生是台湾人,两个人在捷克交换时相遇并相爱,最后决定在回到各自学校前环游欧洲。我笑着对满脸幸福的女生说,你的口音完全被你男朋友带跑偏了啊,浓浓的台湾腔。“我本身对欧洲充满了好多幻想,一直想来看看的。本来可能在交换项目结束后拉个朋友或者自己来玩吧,谁知道半路杀出来这个人,哈哈哈。”三人都是热爱旅行的人,有着共同憧憬的目的地,侃到埃及南美,侃到三文鱼串都啃完了还在嘿嘿地笑着。

“不过我妈妈大概不会同意我去埃及吧。”女生说道。

 

“那你妈妈知道这次冰岛是我开车吗?”

 

“怎么敢跟她讲嘛。”

 

他们租了一辆车,留了十天要在冰岛环岛旅行。连食物都是自带,后备箱备的都是面包和饼干。这是他们第一次在冰岛外出吃饭。这是视美食为旅行重要目的之一的我所无法想象的。

 

离开前男生拿了隔壁桌吃面包剩下的两块黄油揣进兜里,跟我说:“明天早上的面包,有味道了。”

 

说实话,传说中雷克雅未克第一好喝的龙虾汤也不过如此,但是来自港台陆各地又因为奇妙的机遇认识的人们,和碰撞出的对话,年轻的憧憬,让冬夜里的我觉得温暖愉快。

我在冰岛呆了六天,在郊外哆嗦着蹲了三个晚上的极光,但在最后并没有机会看到。悲观地讲,大概是我和绿光没有缘分,乐观地讲,大概是冰岛想留给我遗憾和空白,等着我再去探索一次吧。

 

不太冷的冰岛,期待下次再见。